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 / -- / -- ( -- ) --:--: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スポンサー広告 admin page top↑
真的是我错了么?
2007 / 05 / 07 ( Mon ) 17:55:44
我做错了么?…我不知道。
我想不通,也不想想。
妈,至少我发誓,18岁以前,或者说上大学以前,我都会听你的。

怎么样的感情叫友谊?什么样的交情叫好朋友?又该掏出多少真心?又该怎么去维持?
混乱ING

我总是很想做点什么,却不知道怎么做。该怎么踏出第一步?害怕踏出没有回应的第一步。永远的被动,什么都做不了。

有心栽花总是觉得嫌花长得太慢,无心插柳有时倒能换回一片意想不到绿荫。是不是一切都该看得谈点好?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未分類 TB:0 CM:0 admin page top↑
㈤月Ⅲ日
2007 / 05 / 03 ( Thu ) 22:21:40
很认真地又来写日记了..^ ^..劳动最光荣!

---------------义愤填膺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

今天啊终于把那个加试考完了,考试的情况就酱了.但是啊,不得不说的是那个实验室的凳子啊真他娘的难坐啊.老子的屁股受了一天的罪,心疼啊,罪过啊.那个一扭动,就发出很大响声,容易么.

-----------------美丽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中午去吃饭的时候啊,在一家教辅书为主的书店看到<今夜有鬼>系列的两本书,喔活活,小学和小坚坚.不管怎么样还是很兴奋的,家乡的耽美事业呀.可爱的店老板,要是知道自己进了什么肯定要晕过去了.有机会去买了,虽然只有两本.不过啊,一本¥22,存钱!= =|||

-----------------怨念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

明天就要上课了.讨厌啊.明明别的学校都不上课的说.学校剥夺学生老师假期,剥削学生老师体力.装模作样,你上这3天,成绩哪能就提高了的.这几天热嘛热死了,大家哪能有心思上课的.讨厌!变态!死没人性!
未分類 TB:0 CM:0 admin page top↑
被生活强奸
2007 / 05 / 02 ( Wed ) 02:18:53
噢,偶又回来了!
年初的时候原本说要好好经营的> <,可是后来还是任其荒废啊荒废.以前也说过一些其他方面奋发的事,最后还是屁都做不到.好吧,我承认我有时说的话就像放屁一样> <.不管鸟,反正是俺的日记本,有时确实有些感想想宣泄下的,那时我就来写吧...> <

------------------善良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近生活发生的事,让我有点乱,也足以看得出我是多么的脆弱不堪.
这次体育考试,很恐惧,很无助.无数次想过最坏的结果,其实没什么大不了.正式考得那天,考前,考时,考后,都很平静.得知最后的成绩,是自己能接受范围以内的成绩,欣然接受,之后也没再想它.但是考试前几天的那种笼罩全身无力感,数日恍恍惚惚,令我自己都迷茫.不就一个体育考试么,不是想得很多了么,那有什么看不开的?我在怕什么?只是纯粹的怕,实在不知道怕什么.然后就强烈地想要我妈回来,恨不得她马上出现在我眼前.如同惧怕体育考试般强烈,两种同样强烈令脑子发热.老妈为此那几天天天打电话安慰了好几次.
考试试完后,虽然表面不明显,但不得不承认,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,如拨开云雾见到彩虹般.接下来的几天,心里的释然,都有了冲动告诉我妈,你可以不用那么急着回来,现在并不是非常地想要你马上回来,你自己看着什么时候能回来就什么时候吧.
然后的然后,也就是30号最后上课那天,班主任郑重其事地叫了我们几个报保送的人说,3号有加试,是否有望得到保送名额的成败可以说几乎在此一举.原本便不报希望,可以平和自己的心态.可是班主任却又对我们说,真正优秀的都报一中了,我看了下,报二中的那些水平并不相当高,你们不要对自己失望,你们还是不错的.呵呵,哈哈哈哈.一旦给我了一丝希望,我当时体窜动强烈地想被保送的念头,是的,强烈的,如前次般强烈.这个念头压体积质量都飞速膨胀,压得我胸闷气短,又是恍惚得回到了家.当下又打电话给我妈,她像以往的每一次,安慰着我,开导着我.被她一说,确实我的心静下来不少,开始认真的思考.
但后来反思时,我被自己最近的一系列举动吓了一跳.我清晰地感到,刚刚与我妈通话时,又是那种前些日子才刚刚有过的那种想要她马上回来的强烈感觉.此时的我心已静了不少,也很快挥去了那种感觉,但还是被自己震惊了.
我都在说什么?一旦脆弱就想逃到妈妈的怀抱,还真是还没断奶呢. 快一年了,我以为我该适应了.一开始,最初的不适在上学期期中考时的落败将我敲醒了.后来,我以为我已经逐步适应了,独自面对接踵而来的各项重要考试.没有要事也并不通电话.只是偶尔发发短信.可是啊可是,这次的几件事让我真正看到自己的软弱.竟然有点无奈的悲哀.
我妈曾说在外人看来,对于中考我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;家里的亲戚也说你起来哪有半点压力;同学对我说他很紧张时,我却笑得灿烂地对他说我也紧张,他马上翻白眼你看起来哪有紧张……其实我真的有压力,随着日子一天天的临近递,来自自己的压力.我现在不是刻意在别人面前装坚强,只是不知何时习惯了这种对待方式.或者是在此之前我确实不紧张,但我现在感觉到了.真是好笑,我最近觉得自己越来越能云淡风清地笑着说一些感伤,焦急,生气等等会大大触动情绪的感觉,其实此时心中分明是那么想,说完却马上被人无视.唉唉,我离我家不二又进了一步噢噢.不二我爱你的!
就像老子所说,任何事物都又双面性.如同压力,处理好助我一臂之力,处理不好,就是我的绊脚石.而我表面是完全看不出我内心的变化的,有时连自己看不出,大概是我刻意逃避内心的真实感情,不断地麻痹自己我很坚强.因而加上别人的话连自己都相信自己坚强了,真正遇到变故却力不从心.我是个对于内心撼动需要慢慢调理的人,今后我知道该如何调理自己.但我很困惑,为什么每次我在睡前将自己开导得极好,却在见到次日黎明的阳光时失去了一切效用.我不是很懂控制心态的人,至少目前还不擅长,但从现在开始我会去学,去摸索,这对我很重要.
我并不喜欢外强中干的自己.既然内心如此脆弱,那么就让外表也脆弱点吧,所以我决定在将所有的想法写在这里.其实心里一直都清楚,我不过是个16岁的孩子,根本没经历过人生的风雨.眼神的深度绝对是在一点点经历过种种事后逐渐变得深邃的,没有任何其他捷径.
既然目前的一切都想开,对于自己的抱负什么,也给自己留了最差的一条路.那么,我决定从今天起我真正做个潇洒的人,像不二般.因为压力紧张不适合,这些都不是我曾经属于我的,像我妈说的,懂得放开.
其实我也慢慢长大了,虽然他们说我看来很独立,但我确实也该学习真正的独立.毕竟哭着喊妈妈实在太难看了.妈妈无法陪我走完一生,我是绝对独立个体的我,我学习着照顾自己的心——如果有天妈妈将离我而去.
是,我是个潇洒的人!人生就像一场游戏,人生就像一个笑话.所以呢,做自己想做的就好,自己开心就好.捏哈哈,就像现在可以随心所欲地突然傻笑几声.


「生活就像被强奸,与其痛苦挣扎 不如闭上眼睛,慢慢享受!」如果化被动为主动,更是其乐无穷。
BY:觅食
未分類 TB:0 CM:1 admin page top↑
* HOME *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